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佛冈白癜风医院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24 15:29:30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佛冈白癜风医院,九龙白癜风医院,清水白癜风医院,和田白癜风医院,嵊州白癜风医院,潍坊白癜风会传染么,海南白癜风传染吗

曾有一则流传甚广的笑话——一名官员退休后,觉得很不适应,有失落感,便把新装修的房间逐一命名,客厅为广电厅,过道为交通厅,书房为文化厅,厕所为卫生厅,厨房为食品药品监管局,主卧为人口与计划生育委员会,老人房间为社保局,小孩房间为教育局,保姆房间为劳动局,地下室为人民防空办公室……

这虽然是笑话,实则反映了部分退休官员的真实心理。一个人的生活环境发生改变,肯定会有一个从不适应到适应的过程。一些普通人退休后尚且有各种不适应,曾经身居要职、要务缠身的官员退下来,出现一些心理落差实在不足为奇。所以,很多官员退休后,刚开始多多少少会出现一些“不适应症”。

角色转变:不是领导了

很多官员在任时,领导当惯了,工作忙惯了,退休后,第一关就是如何适应新角色。

老张刚退休那大半年,脾气大得很,动不动就在家里训人。有一次,老伴受不了,就问,按说你这年纪已经过了更年期,怎么脾气还见长?老张自我检讨说,过去在单位训人训惯了,现在无人可训,只好冲你来了。老伴说,冲我来没什么,只是动不动就冒火,容易伤身子。老张却说,有火发出来,难受的是别人;闷在心里,才是伤自个儿身子。老伴最后笑着说,你这是得了退休综合症。

一次闲谈中,一名退休官员的老伴给记者聊起了上面那件事。对于个别官员来说,在位时教训人是家常便饭,但家里人不是下属,往往会把这些训斥顶回去,甚至回敬道:“你现在不是领导了!”

记者曾参加过某单位的一次会议,该单位一名刚退休一周的领导也受邀出席。按照会议计划,老领导讲话之后,新领导再做总结发言。据说老领导还做了精心准备,两页纸的讲话稿一直揣在兜里。但是,因为前面几项议程有些耽搁,留给领导讲话的时间不多了。会议主持人临时决定,把老领导的讲话跳过,直接由现任领导讲话。

这一下,老领导的脸色十分难看,许多人事后也批评会议主持人太过分。隔了一段时间后,这名退休老领导对其他人说:“喜欢拍马屁的人哪都有。过去被人拍,现在看人拍,以后最好少出席这类活动,免得自讨没趣。”

另有一名退休干部听闻此事,哈哈一笑,说:“他就是看不开,觉得被冷遇了。其实,这很正常。”

从“众星捧月”到被冷落一旁,一些退休官员认为周围的一切都改变了,甚至出现许多不适应。有的干部在位时出行有司机、吃住有秘书,退下来后有的官员生活都难自理,连地铁都不会坐。客观来看,变化才是正常的,及时调整心态或许更重要。

一名正厅级退休官员曾说过一件事,家里要去当地房管局办一个证,他想着现在退休了,时间比较宽裕,就决定自己去。可折腾了一天,证没办下来,还被办事人员说了一通。这名退休官员后来说:“过去在台上,尽管大会小会批门难进、脸难看,但没有什么切身体验。没想到退休后,反倒体验到了。”

原南昌市市长李豆罗曾讲过一件事,自己农民出身,退休后回家乡住了几日,光是蚊子就有些受不了。“当时睡不着,就在想,自己从小住在这,以前怎么没觉得蚊子这么厉害?究竟是蚊子变了还是自己变了?后来想通了,恐怕是自己变了,如今到了变回来的时候。”

权力随退休而丧失的无力感

一名退休官员说,现在生活条件好了,60多岁的人身子骨还硬朗着,的确有些闲不住。真要每天无所事事,没病或许都会闲出病。因此,一些退休官员会去某家单位挂个顾问头衔,甚至自己创业。但其中,成功的例子不多,失败的例子倒不少。

山东某滨海城市数年前发生一起非法集资案,涉案企业为了扩大知名度,聘请了多名退休官员任企业顾问。人家一看有老领导出面,信任度大增,再加上高息诱惑,便投入大量资金。最终东窗事发,企业负责人跑路,许多上当受骗的人还去老领导家中讨说法。老领导自己也被骗了钱,而且还一连几个月不敢回家。

一名退休官员说,一些民营企业热衷聘请退休官员,主要还是看重他们以前靠权力搭建的关系网,退休官员最好也要有这方面的清醒认识。任何人的能力都要在一定的环境中才能发挥,退休后面临新的环境,自己手上不再握有权力。“时空都变了,掌握的资源和行事方法也在变化。”

某地级市局长乔森,还是当地有名的文化人,酷爱书法、摄影。对于退休后的生活,他曾有过许多憧憬。

退二线后,距离正式退休尚有几年时间,乔森却主动打报告申请提前退休。乔森曾在高海拔地区服役,符合提前退休的相关政策,报告获得批准。乔森当初的设想是,把精力扑到自己的爱好上,期待做出一番新成就。

对于自身的书法与摄影造诣,乔森很有信心。他多年前便是中国书法家协会与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,他的摄影作品屡屡被各家期刊杂志登出。

退休之后静下心来,乔森自觉书法、摄影功力精进不少,但奇怪的是,上门求字的人少了,自己的摄影照片露脸的机会也少了,甚至谈好的合作也告吹了。

乔森逐渐明白,当初或许太过自信。他跟旁人开玩笑:“我就是个芝麻官,比我官大的人多得是。书法、摄影水平比我高的人,应该也和那些比我官大的人一样多。”乔森承认,当初许多上门求字、求照片的人,或许并非认同自己的专业水平,而是一定程度上要和握有权力的官员套交情。

一名官场人士说,人民日报写文章提倡正确看待“人走茶凉”,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应该是常态。而另一方面,不谋其政的退休官员也不要对自己的爱好或能力过于自信。“莫言、二月河都曾在体制内将精力投入到爱好上,一面工作一面创作,最终成为大师级人物。你之前几十年时间都没能把爱好发展成事业,退休之后就更难。”

当然,一个人有爱好是好事,对于退休官员,爱好更能调剂退休后的生活。可以修身养性,但不要庸俗变现。

乔森不久前就带上老伴,开始了筹划已久的自驾行程。“以自己的退休工资,即便自掏腰包,完成自驾也不成问题。一路上我也会拍照片,作为自己的爱好,哪怕拍了给家人看,或是留作纪念也很好。”

新环境中他者眼光的变化

很多干部退休后就加入群众摄影活动的行列,在摄影活动中感受自然的风采,陶冶情操。

与那些闲不住的退休官员不同,也有人选择了彻底放松,享受退休时光。但是,办公室生活与家庭、社区生活不尽相同,面对的人与事都发生了改变,特别是普通百姓对“官”与“权”难免抱着一种窥视与探奇心理。所以,有的干部退休后,在新的环境中不太适应。

曾担任西部某县政协主席的王勇便是其中一员,他告诉记者,自认为心态还不错,工作时的身份是领导,退休后的唯一身份,就是家庭中的一员,是一名丈夫、父亲、爷爷。然而,从决定放松到真正放松下来,回家的路依旧经历了一段波折,而最放不下的就是面子与架子。

王勇早在退休前,就与老同事约定,以后上自己家来喝茶聊天欢迎,但绝不聊工作。他说自己退休后,就希望当个普通人。

但真正退下来后才发现,从前坐惯了主席台,适应新身份也有个过程。王勇的孙女正在念幼儿园,他决定每天自己去接送孙女。但往幼儿园门口一站,总会碰见许多熟人,人们的眼光中多少有些诧异。还有一次,天气太热,自己就穿着沙滩裤与凉鞋去接孙女。这一下,周围便有人招呼:“你今天穿得休闲哟。”这一来,王勇真还有些不自在。

王勇的老伴喜欢跳广场舞,他打心眼里也想跳一跳,既放松了心情又锻炼了身体。但思前想后,面子却放不下来。后来,他只能每晚陪着老伴去广场,帮老伴拿衣服。

王勇抱怨说,陪着老伴去广场时,自己与其他人聊天,话题转到养生保健上。有人说自己得了某病,最近吃了一种药效果不错,王勇便说自己也有这毛病,还打听了是什么药。可没过多久,王勇得病的事就传遍县城。“有人或许觉得,曾经的县领导得个病也是新闻。”

王勇说,现实中不少退休官员想退下来后过平平淡淡的日子,可是人都是社会生物,有时受到外界刺激,心理就会发生应激反应变得焦虑不安,包括自己,也没学到那种风轻云淡的处事作风。

王勇是本地干部,在县里工作了几十年,可退休后在县城住了一年多,竟觉得不方便。后来,他把家搬到市里。再后来,家人在海南买了房子,他一年大多数时间便住在海南。“按理说只要自己心里放下了,什么事就都放下了,但有时候,环境也很重要。”

到了外地,这些烦恼没有了。“没有人认识自己,我就像一个普通退休老大爷一样,可以穿着人字拖在街上散步,可以去跳广场舞,可以和邻居、舞伴畅所欲言地聊天。”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甘肃白癜风传染么